高端访问]专访职业网球选手毛瑞斯莫

一场接一场的顶级网球赛事在中国掀起了一股网球热,中国网球迷们终于有机会在亲眼目睹世界顶级选手的风采。而在多位受邀参加的网球巨星中,有一位选手格外受人关注,那就是法国选手,女子职业网球协会世界排名第一的爱米丽·毛瑞斯莫。虽然在十年多的职业网球生涯中,她走遍世界参加各种比赛,但是中国对她来说,还是一个从未驻足的神奇国度。

主持人:美网刚结束不久,您就来到了中国。所以我们想知道,是什么把您吸引到了中国?

毛瑞斯莫:你知道,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当然我也是为了参加比赛,同时我领略了一个不同的国家,文化和城市。我整年都在旅行,但是从来没有机会来中国。所以,这很有趣,我来这里才两天,刚刚开始对北京人,对北京这个城市有所了解,也看到了人们对中网极大的热情。(还参观了名胜?)是的。在来的第一天,我也有机会参观了一些名胜古迹,像故宫和广场。(这是你第一来吗?)是。我也去了逛了逛街。确实做了一些事情。真的非常有趣。我喜欢尝试新事物。

2006年是毛瑞斯莫的丰收年。今年一月,毛瑞斯莫夺得了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冠军,几个月后,她又打败海宁,捧回了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的奖杯。不到半年两夺大满贯赛事的冠军头衔,如此出色的表现使毛瑞斯莫从三月起就一直占据WTA排行榜第一的宝座。

几乎没有人怀疑毛瑞斯莫迟早会成为世界第一。这是因为毛瑞斯莫从四岁起就对网球表现出异常的热爱和惊人的天赋。

主持人:咱们来谈谈您本人吧。据说在您四岁的时候,您看了法网决赛,当时是雅尼克·诺阿获胜。(没错)然后您要求您的父母给您买一个网球拍。所以我想知道,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毛瑞斯莫:我想当时吸引我的是她表现出来的激情,和与她父母、家人、朋友和队友所分享到的那种快乐。因为,对一个小姑娘来说,根本就不知道网球是怎么一回事。我所看到的只是那种激情以及巨大的喜悦。所以,我当时也许只是觉得,哇,这太棒了。我也像这样。我想感受这种激情,我也想感受到发自我内心的那种激情。当然在四岁的时候,你不会这么想,但是那只是种感觉,我只是觉得要是能有相同的感受,那该所好。就是这样。每次在电视上看完比赛以后,我就会去花园里,模仿那些动作等等。过了一阵子,我父母就说,好吧,给她买一个我那个网球拍吧,她就可以用它来学做动作。就是这样。当时我住在小村庄里,所以我去了那个村庄的网球俱乐部,一些老师看到了我,就谈论关于我的事。那个地区的法网联盟对我产生了兴趣,那时我十一岁。

被法网联盟选中参加专业的网球训练,这让十一岁的小毛瑞斯莫非常激动。她毅然决然选择了网球,而她的父母也只好放手让她离开家,远去布卢瓦的专业网球学校上学。

毛瑞斯莫:是的。那时候更多的是享受、乐趣,而不是工作什么的。我只是想每天都打网球,因为我喜欢网球,对此充满热情。所以,想起来很有趣,从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在电视上看比赛,到我现在这样(成为一个职业选手)我很高兴,有这样的一段经历。是有过一些选择,但是后来我对自己的选择还是很满意的:我很早离开了父母,进了一家网球学校。我现在的生活非常棒,所以我没有任何遗憾。

凭着这份热爱和激情,毛瑞斯莫开始了她的网球人生。十四岁时,她被文森尼斯体育学院 录取,那是一座专职体育教学的国立机构。在那里,她遇到了盖儿· 罗弗拉,前法国排名第一的选手。毛瑞斯莫说,这对她的网球生涯来说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因为是她传给毛瑞斯莫两样东西—-对网球的激情和反手击球。 动力,而后者则发展成为她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之一。十五岁,毛瑞斯莫进入国家训练中心,在那里,她终于走入了国际职业网球联赛的赛场。

毛瑞斯莫:但是之后,当我十六岁、十八岁的时候,你就意识到你必须付出努力,这不仅仅是为了好玩了,同时意味着长期大量的训练,和一些牺牲,要做出一些选择,因为你将和其他十六岁的女孩过不一样的生活。/在我十四至十六岁的时候,我网球打得越来越好。所以学业和网球我无法兼顾。所以在十六岁时候,我做了选择,我对我父母说我不能再上学了,因为我整年都在参加巡回赛,在比赛的同时又上学变得越来越困难。我想看看我在网坛能做到多好。这一切都很自然,因为我网球打得还不错。所以我说,好的,我不上学了。所以大概是在十五岁或十六岁我开始想,好的,我想以此为生。

毛瑞斯莫:我知道。这也是一种本能,你能感觉得到。你只是感觉你必须这么做,必须做这样的决定,即使可能你还很年轻,但是您内心还是会有一些感觉、本能。那就是我在当时的感受。回顾这十年,这无疑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正如毛瑞斯莫自己说的,选择网球是一种本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迈入职业网坛的毛瑞斯莫如鱼得水,一年之后就开始收获各种荣耀了。1996年她十六岁的时候,便先后戴上了法国网球公开赛和温布尔登的少年组桂冠,而在WTA青年排行榜上,毛瑞斯莫也是独占花魁。

毛瑞斯莫:我想是的。我有能力,我有天赋,这使我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也许当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在身体的协调性方面比别的女孩更出色,还有身体条件也比别人好得多。所以这可以说是所谓的天赋吧。

毛瑞斯莫开始进入全世界人们的视线年。当时在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上,19岁的她先后击败十一号种子选手范罗斯特,八号种子选手帕蒂和一号种子选手及世界排名第一的达文波特,最终闯入决赛。虽然她最后败给了辛吉斯,但是她已经成为自1983年以来在大满贯赛事上击败排名第一选手的排名最低的运动员,是历史上第七位在大满贯赛事上击败头号种子的非种子选手。一时间,初出茅庐的毛瑞斯莫成为了世界注目的网球明星。

主持人:您在1999年澳网的时候暂露头角。(是的)在半决赛的时候就打败了达文波特。(没错)您对这样的比赛结果感到惊讶吗?

毛瑞斯莫:是有一点点惊讶。因为在此之前的大满贯比赛上,我从未取得过如此好的成绩,所以是有一点点出乎意料。但是我想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准备好在不久的将来,能再次取得同样的好成绩。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我网球打得好,我的武器是什么,我在场上场下的的感受有何不同,在当时更多的只是惊讶,并不真的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有点像本能,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所以这是有一点点惊讶。

毛瑞斯莫:是的。因为这在我人生中意义非凡。甚至在今天当你赢得大满贯联赛的半决赛,仍然是非常激动人心的。长时间的练习,场上场下的体能训练,还有来自比赛的压力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比赛。所以,这很好。

毛瑞斯莫打败世界第一达文波特后,法国人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会,还为毛瑞斯莫制作了一幅一栋楼高的海报。法国人开始盼望自己的国家能出现一个新的女网领袖。 一位法国网球迷说。 “那一次她输给了辛吉斯,但我们并不太失望,她还年轻,我们可以等。“

就这样,毛瑞斯莫肩负着无数的期待参加了接下来的法国网球公开赛。但是,令人扼腕惋惜的是,人们只看到,她在第二轮时就因为脚踝受伤而早早退场了。

主持人:在澳网之后的法网,很多人相信您还能再次带来惊喜,但是您在第二轮的时候伤了脚踝,早早退出。

毛瑞斯莫:我退出了双打比赛。之前我参加了单打,但是输了。于是我几天之后参加了双打。所以在我退出双打之前我已经输了单打。

主持人:所以,作为一个在澳网上引人瞩目的网球选手,但在法网上你却不得不早早退出。面对这样的落差,您当时的感受是怎样的?

毛瑞斯莫: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刚才还没有准备好赢得下一个大满贯,甚至是赢得半决赛、进入决赛。我觉得我当时根本还不能达到像今天这样的水平。在那个时候,我没能够在那场大满贯赛中走下去,这确实让人很失望,但是这是我学习过程中的一部分,而且我确实从中学到了不少,所以那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在那之后,尽管毛瑞斯莫也曾经创造过许多不俗的战绩:终结了鼎盛时期的达文波特从1999年9月到2000年4月之间的21场连胜,她是仅有的六位能在同一赛事中连续击败辛吉斯和达文波特的球员之一,她也是仅有的三位能够连续两周两次击败鼎盛时期的辛吉斯的球员…在顶尖球员身上创造的一系列纪录证明了毛瑞斯莫的技术和身体条件,但是她却始终无法在网球世界的最高殿堂——大满贯的舞台上证明自己,从1999年的法网到2002年的法网,她在大满贯赛事中的最家战绩就只有两次八强。事实上在99年澳网后的整整三年里,毛瑞斯莫留给人们最深的印象还是那句——“99年打进澳网决赛的非种子”。法国球迷还要有足够的耐心。

毛瑞斯莫:我没有进行过任何具体的心理训练,或是心理治疗。我只是努力集中精神,只想我应该做的事,以及努力放松,不要太紧张。这都是非常基本的准备。

毛瑞斯莫:我想我现在展现给所有人我的心理状态时非常好的,因为如果你的心理软弱,心理素质不好,你就不能成为排名世界第一。你知道,人们会经常谈论你,你不能避免,那就让他们说吧。

毛瑞斯莫:是的,这就是我说的,人们会经常谈论你。在法国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people talk, but to a pracing. 所以没关系。

毛瑞斯莫:不。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这从来没有在我的脑海中出现过。我知道也许我比那些早年成名的职业网球选手花了更长的时间。对我来说,那就是我需要的时间。时间是很长,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放弃。

这样的尴尬境遇一直保持到2002年的下半赛季。在那半个赛季里, 近三年的磨练终于得到了回报,毛瑞斯莫的成绩单中连续出现了温网四强和美网四强。这样的成绩也许对顶级高手来讲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正处在瓶颈时期的毛瑞斯莫来说的确是一针强心剂。人们发现她的打球风格已经不能仅仅用“力量型“一词概括,她场上行为低调,努力认真的优良作风也几乎无可指摘。场下的她也似乎懂得如何了享受生活,据说她的爱好之一就是红酒,而她的家中有一个专门的酒窖,里面藏有她在世界各地比赛时收集而来的数百瓶葡萄酒。

毛瑞斯莫:不。这不是我的风格。我喝酒只是为了庆祝、好的事情。在赢了巡回赛,温网,澳网之后,就会和我的好朋友一起开瓶好酒,分享美好的时刻。

主持人:我们来看一张照片,您照了一些有女人味的,非常漂亮的照片。您是想改变一下形象吗?

毛瑞斯莫:不,我经常照这种照片,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因为我是一个公众人物,人们想知道这方面的事。我??是的,我非常喜欢照这些照片,我想这些是我几年前照的了。(但是您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欢这样,我感觉很棒。因为人们总是看到你穿着运动服的样子。人们看不到真正的你,这是展现你自己的另一种方式。(另一个自己)是的,是这样。

毛瑞斯莫:每一个人都希望看到事物的另一面。对于我,一个是运动场上的我,是一个网球运动员。但总是这样感觉也不好。所以偶尔展示另一面也不错。

主持人:我听说您喜欢煲电话粥,跟您的小狗玩。有时候还很依赖朋友。这跟我们在球场上看到的您完全不一样。

毛瑞斯莫:是的,我不能跟我的小狗在网球场上玩。是的,是很不同。但是人们在网球场上的表现往往跟别人对他们的想象不一样。这是另一种生活。这是我的生活,我试图跟媒体和公众展示一部分,但是我也想保持一点自己的空间。因为我不想展示我的一切。

进了2003年,毛瑞斯莫的网球事业开始回温,她似乎明白了该如何应对大场面。自那年开始到现在,毛瑞斯莫在所有参加的16项大满贯赛事中只有两次成绩次于八强。尽管因为连绵不断的伤痛,使毛瑞斯莫在2003赛季失去了很多参赛机会,但她的年终世界排名却已经从前两年的前十变成了前五,这五名之差向人们展示着,经过这几年的磨练,毛瑞斯莫的技术已经成熟,足以迈入一流球员之列。

主持人:在2003年,我们感到一切都变了。您在那年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虽然您缺席了很多比赛,但是您的成绩却越来越好。为什么?

毛瑞斯莫:我在2002年中旬换了教练。我们的训练方法有所不同,尝试在比赛场上更加积极,更加频繁的去。而且他还帮助我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我在场上的表现。他就是这样一个好人,所以我们相处得很好。在场下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心理方面也一样。我想我们做得很不错。自从我们合作以来,我的排名越来越高。

毛瑞斯莫:是的。我记得我当时膝盖受伤,也许后背也受了伤。但是,你知道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来说就是这样的。你对身体的要求很高,我们正年都在比赛。所以很难保持健康。(很难)是的这很难。但是我尽量不受伤。我在旅行中带着我的私人医生,以确保每一件事都尽量是最好的。

毛瑞斯莫对健康的关注在接下来的2004年显得尤为有益。那一年,女子网坛在一股伤病风暴的蹂躏之下变得面目全非。威廉姆斯姐妹、比利时双姝全部从统治者的神坛上跌落,把空间留给了达文波特、毛锐斯莫,还有那个庞大的俄罗斯军团。 就在这样的混沌中,毛锐斯莫开始了那个辉煌的2004赛季。在这一年,毛瑞斯莫收获了无数的荣誉:她在雅典奥运会上为法国夺得一枚银牌,还有最重要的, 她不经意间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第二个辉煌的时刻——在2004年美网之后,她成为了法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同时也是WTA历史上的第14位世界头号球员。虽然这一头衔只维持了三个星期,但却意味着,在一夜成名之后的第6个年头,莫雷斯莫终于成为了女子网坛一位不容忽视,或者说是不会被遗忘的明星。

照片加字幕配音:“当我发现我已经是世界第一时,我用手捂住脸哭了。这太令人难以相信了。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一刻。我想它想了很多年,而且付出如此艰苦的努力才得到现在的成绩。这是对我以往所有努力的回报,也解答了我曾经所有的疑虑。我真的非常自豪。“

有人说,2004年还有一件事彻底使毛瑞斯莫的心理也成熟起来了。但是这种成熟无疑是伴着巨大的痛苦——就在毛瑞斯莫成为世界第一的六个月前,她的父亲不幸去世了

毛瑞斯莫:那可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它确实改变了你,它让你思考一些关于生命是什么的问题,也许这让我把网球放在了这个问题之后。你就在思考生命中的大事。那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事情。我想你可以问每一个人,这都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和思考方式。

毛瑞斯莫:是的,当然。它令你痛苦,也让你成熟。你在众人的注视下成长,这对你来说也不容易。这是件悲伤的事,但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它改变了你,你看事物的方式不同了。?大的事件让你更清楚地看清什么才是重要的。

毛瑞斯莫:我想是在我周围的人们,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当然还有网球。因为它在我生活中占有很大的比重。(网球在您生活中占有重要比重?)当然,这是我最擅长的,并且我从中得到乐趣的,还是我努力想做到最好的。它占了我一天中绝大部分的时间。所以它是很重要的。我也试图花一点时间和我周围的人在一起,确定他们都过得很好,和他们共度快乐的时光。这很重要。

主持人:在您父亲去世之后,您没有停下您比赛的行程。几个月后,您位列WTA排行榜第一位。这是不是您怀念父亲的特殊方式?

毛瑞斯莫:这就是我改变的方式,在内心发现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并把这些事情放到网球上来看。而这些在过些时候将我带到了WTA的第一位,但是那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而现在我觉得我才真正达到了我事业上的成功。所以那只是我成长经历的一部分。

当2004年取得世界WTA排名第一的位置之后,莫雷斯莫又多了一个新的称呼——大满贯俱乐部之外最好的球员。说不清这是表扬还是讽刺,就像没有人弄得清这对于莫雷斯莫而言是动力还是压力一样。虽然已经占稳排行榜前五名,虽然曾经许多次打败世界第一,但是毛瑞斯莫就是无法夺得一个大满贯赛式的冠军头衔。毛瑞斯莫似乎陷入了一个大赛怪圈。

时间进入2005年,曾被伤痛困扰的威廉姆斯姐妹、比利时姑娘们都回来了。女子网坛似乎又一下子回到了从前。这一年中,很少被人提及的毛瑞斯莫已经26岁了,很多人认为,经过辉煌的2004年,这一年该是她极盛而衰的时候了。但是,毛瑞斯莫偏偏在此时给予“大赛怪圈“致命的一击。

2005年11月,WTA年终总决赛在洛杉矶如期上演。这届赛事在开赛前有两大看点:其一是达文波特与克里斯特尔斯的年终世界第一之争,其二是莎拉波娃能否卫冕。但一周之后,人们发现赛前的种种预测都显得无比多余,因为决赛的赛场变成了两个原本只是被看作配角的法国人的舞台,而冠军则属于那个被所有人认为缺乏大赛冠军命的毛瑞斯莫。

主持人:2005年的时候,您赢得了那个赛季的冠军,那是年终总决赛。在新闻发布会上,您提到这次胜利对您意义非凡。

毛瑞斯莫:是的,因为我觉得,尽管媒体认为那不能算是大满贯赛,但是我觉得对我来说,那有点像我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因为我打球的方式,因为我打败的对手,你知道那是排名第一的选手,你知道那要赢她四五场比赛,而这在之前是没有发生过的。无论如何,我感觉很棒,我证明了自己是可以赢得大的赛事的。自那之后,赢比赛对我来说就容易多了。

“自那之后,赢比赛对我来说就容易多了“不会有人怀疑毛瑞斯莫这句线赛季,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一月份,她终于夺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冠军,这是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几个月后,她又打败了海宁,在温网夺冠。三月份,毛瑞斯莫再次位列WTA排名榜第一,这一次,她足足占住了21周。此时坐在我们面前的已经是半年内两夺大满贯的真正的世界头号球员。

主持人:今年的温网,您打败了海宁(是的)温网(这是可以确定的)所以我想这次您??

毛瑞斯莫:是的,太棒了。我一开始就跟你讲了,当我在1983年观看?娃打比赛时的激动心情。所以能够自己亲身经历那种激动,而且可以庆祝在你的体育生涯中的伟大时刻。就像我说得那样,那就是我为什么要训练的原因。而我希望那个时刻过去之后,我能走得更远。所以我只是享受一下其中的喜悦。

对注定大器晚成的毛瑞斯莫来说,她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但是今年已经27岁的毛瑞斯莫在网坛中已经不算是年轻的了,而此时才到达职业生涯的鼎盛时期不仅让人隐隐感到担心和惋惜。

主持人:作为一个职业网球选手,在您27岁的时候迎来这样的胜利是不是有些晚了?

毛瑞斯莫:这确实是我事业的第二个阶段。但是我可以跟你说,这来得不晚。有些运动员等这样的时刻等了一辈子了。胜利从来不会来得晚。

毛瑞斯莫:没有,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还有点为时过早。所以我还没考虑过。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到。我知道到时候也许会很难,再去找一个你喜欢的事业。到时候再看吧。

回顾毛瑞斯莫的网球人生,也许她的成绩不够伟大,她的故事也不够传奇,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每当人们把注意力转向别处的时候,渐渐走向被遗忘角落的莫雷斯莫却总能悄悄的让自己发生改变,克服困难,取得成功。也正是这样的性格,使毛瑞斯莫在成名之后,不见冠军的霸气,而保持着一份从容与亲和。在中网的训练场内,毛瑞斯莫耐心的为当晚即将比赛的兹沃娜列娃当陪练。场外,她面对蜂拥的球迷有求必应。

毛瑞斯莫:我想网球,从我很小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几岁,到我,可能是30岁或者是更大。打网球,这是一个旅程。一个生活的旅程。你了解了自己,你了解了周围的人。你知道你能相信谁,你该如何看清人。它使我成熟,让我诚实,也许也让我学会了宽容。这是一段很棒的经历。我在之前也跟你说过,我从没后悔我选择了网球,选择和我的激情在一起。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